『解银环』归来吧,紫草

0
小区门口的隔壁院子里,盛开着一大片葳蕤的柳叶马鞭草。青丝丝的茎,粉紫紫的花。每次看到它,就想起小时候春天里,漫野的东一块西一块田地里盛装的紫草,马鞭草跟紫草如此像。紫草,不单单只有紫色。印象里,主要是紫色,紫白相间色,还有少数的白色。记得是晚秋里,最后一茬晚稻收割完毕后,田地就被裸露着,经受风吹日晒雨淋。等到所有的秋收冬藏都忙定规了,日子也就差不多进了头十月至十一月了。然后,某一天,田地的主 […]

 『于继勇』杨重光:在人群中,我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演员

0
事隔11年,因为要做短视频,有了再次采访杨重光先生的机会。2005年,我供职安徽商报《橙周刊》,杭州的李加文联合本地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一场当代艺术展。杨重光先生作为本地著名艺术家,被推到了前列。他要在报纸上发表对当代艺术的看法,以及,当代艺术对我们生活的意义。其实,很多老百姓的生活和当代艺术离得很远,有些人也根本不想知道。艺术离现实生活,总是有一定距离的。那次采访之后,我和杨重光先生成 […]

 『黄璜』【随笔】《趣谈日月恋》

0
【随笔】《趣谈日月恋》文/黄璜不知谁保的媒,太阳和月亮成为了夫妻。普天同庆!人们都说它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太阳伟岸,月亮娇媚。就这样岁月轮回了数万年,世人憧憬,唯有祝福,数万年的人们只知道索取,可没有人来真正关注它们的婚姻和内心世界。直到今天,人们才开始质疑,社会都现代化了,人们更加注重婚姻情感的美好,可太阳和月亮的生活又如何呢?太阳自豪地说:“我是世界的主宰,我是万物生灵 […]

 『黄璜』【杂文】明相张居正是个好官

0
【杂文】明相张居正是个好官文/黄璜读《张居正大转》,感慨颇多。 此书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中华明代的历史文化悠长精深,值得我们当代人去研究、借鉴和思考。张居正两岁识字,五岁读书,十六岁再应乡试中为举人,二十二岁入京会试中二甲进士,入翰林院,可谓大器早成。嘉靖二十八年,张居正25岁,是翰林院编修。这一年,他上书《论时政疏》,他在亦师亦友的首辅徐阶提拔下,张居正步入内阁高层,后来张居正与 […]

 『张源平』艺术如开房

0
艺术如开房
《艺术如开房》。本届双年展方军工作室开放展海报做的另类,先以“开房”二字衬托,后假装校对勘正为开放,并以大红字示之,整个海报品格,很有唯恐天下不乱之气势!张大哥认为设计趣味无意中,说了一件正事。艺术创作,如艺术家与艺术私奔幽会,与情人或“相好的”戏耍恩爱同理。我还要再提清代戏剧家李渔,他就艺术家与艺术行为和艺术作品产生的过程,比喻成开房相好的恩爱之事:“……尽有戏耍亵 […]

 『张晔』那些故去的将来

0
那一天我沿着城市穿行寻找一枚可以别在你发间的蝴蝶我忘了曾经在哪个山谷里见过它只记得它在夜色里闪着幽蓝的光我想象它落在你长发里的模样我穿行于整个城市直到所有的星光都暗下就像我的手指穿行于你的长发丛生的黑 无边无际后来我们在城市的角落分离甚至没有挥手道一声再见不是我不忍心让告别的话语在唇齿间做片刻停留而是我发现胸膛忽然 […]

 『谢泽』【周润发为什么不住南丫岛?】

0
(南丫岛榕树湾) 最近看到“摄影发烧友”周润发打算“歇一歇”的消息,发哥说:“-------等冬天来临就上山游山玩水,想这几个月游览香港的名山名水!香港秋冬景色实在太靓,上到山赏心悦目,秋凉上山好舒服!虽然秋色当然比不上去日本看红叶那么靓,但其实香港本土的山里面啲黄叶、红叶都可以看,去这些地方还不用坐飞机,可以开车或者搭车去。香港郊野公园在市区里面,坐车不会超过45分钟 […]

 『郑锦凤』记号

2
乡言俚语有“丢失东西赖千家”之说。据我的理解,这里的“赖”,不是指无赖,耍赖,赖皮,而是指怀疑。邻里,或家人中,丢失东西,可以怀疑身边的任何人。不过,本还友好相处的邻里或家人,一起怀疑心,有时会纷争不断。这些纷争,不可或缺地成为形形色色的小村故事的要素。乡下人家,村民间的田地,难免接壤相邻,疯长的农作物,藤条跨界蔓延,瓜瓜豆豆长在别人家地盘,不足为奇;邻居间的衣物,你晒在我家门前的杂树上,我 […]

 『谢泽』【斑马线是检验文明程度的唯一标准】

0
 亚当弗格森说:智慧是关于善的知识和选择。 斑马线并不能检验一个人的文化程度,但绝对可以检验一个地区的文明程度。斑马线也是人类行为规范一般法则的基本器物,是智慧的知识产物。 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非常“有文化的人”做出非常不文明的行为!比如,随手乱扔垃圾、肆无忌惮的抽烟、尿尿时不扶稳鸡鸡------在大学课堂说得天花乱坠一个衣冠楚 […]

 『解银环』接过你的传单的我的手

0
“姐,要不要看看我们的楼盘,在大润发”。菜市口,一个大学生样的小年轻从菜市小巷的深处走过来,举着张红色宣传单问我。早上十点的阳光猖狂地在小巷拥挤的人流里四窜,照得小年轻的发梢间汗珠莹莹。“不需要”。我微笑地摆摆手。热,忙着去买菜。我没有像往常那样接过传单。有些传单,你接过来,他就会要你留联系方式等等。买好菜回来。几个男女小年轻依然在入口,有拿笔在单子上记号码的,有正在向路人解说的。白日头明晃 […]

 『杜莉』十年(三)——毁与誉 不妨碍生活

1
   孔子说: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老虎吃了女人,人们扒出了视频和照片,扒出了想象中的来龙去脉,还编出了母老虎遭遇真老虎的段子。几千年前的古人都知道: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谤随名高,名气越大,后面的毁谤就跟着来了。然而,王屋山的搬移,是愚公一锹一筐背出来的,旁边看笑话的 […]

 『钱琨』好久没写稿,写一篇

0
上一篇稿子是两年前写的,琼恩斯诺还没有当上守夜人司令,我刚刚开始夜跑,奥巴马还有两年任期,人人网的电视还是720分瓣率的;现在,我四十岁,带孩子去医院打吊水被认做爷爷.对于跑步的态度是能保证心脏健康就好,不会去想马拉松,两年前,我还能晚上喝点酒,现在不抽烟不喝酒,最喜欢吃的是苦瓜和甘篮菜,不沾猪头肉,自己做饭水平比入门级要高一些.两年前我只有一个孩子,两年后有两个了.晚上十点钟后才能写稿,累 […]

 『杜莉』十年(二)—— 那些人儿

0
十年(二)—— 那些人儿
  我没有想到,下班后匆匆写的几笔《十年》,让很多朋友感慨,或许,是滨湖已然成为合肥一个时代的符号,或许,是他们参与了其中,感同身受,五味杂陈。杜老说:事业是人干的。任何转身和转变,都是以一群人的青春为支点,撼然撬动,催生了又一轮新的红日。十年滨湖,多少人的十年,曾经是红日上的耀斑一现,又融合在硕大的辐射磁场中,列队喷薄而出。杜老退休了,作为伶俐孙 […]

 『杜莉』十年

0
  滨湖,十年了。如怪咖所唱: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亦不属于我。导航显示,我站在了新年村的坐标上。眼前,没有山,没有水,没有山水如画,没有田、没有舍,没有农家乡愁。导航上,一个又一个村落的名字,陌生地摆出星座的模样。近处,推土机任性地推来搡去,车辙画出什么,什么就是正确的线条和平面。远处,塔吊林立。工人说,一座铁塔就是一座高楼,我数呀数呀 […]

 『张晔』故事

0
想跟你们讲一个我的朋友X小姐的故事。有一句俗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可见婚姻之于女人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想大多数女人一生中都有那么一个阶段是恨嫁的,X的恨嫁期发生于25岁向26岁过渡的时候,现在她已经36岁。这十年,她的工作基本稳定,身体基本安康,唯独这件人生大事,让她不堪其累。2005年,X经历了一次考研,请假在家看了整整4个月书,每天起早贪黑待在市图书馆里,背单词背的 […]
Page 1 of 1,20712345...102030...Last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