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戏是乡村的魂

戏是乡村的魂

去评论

十年前,在大西门读书的时候,第一次听到庐剧。

快到夏天了,傍晚,与学校一路相隔的凉亭里,围坐着一群老人。有人拉胡琴,有人依依呀呀的唱。第一次听到这种带着哭腔的戏,非常的不习惯,心里奇怪:怎么还有这么唱戏的啊。我坐着旁边,竖着耳朵,想听懂他们到底在唱什么。

天气越热,来听戏的人越多。最多的时候,竟然有百十号人来听,唱戏的也好象换成了演员,化妆并戴着行头。和听演唱会不一样,台上的一句刚落,台下,就一齐喊一嗓子:好!第一次听到这么齐的叫“好”声,我以为是台下有流氓捣乱。

戏对于我来说,简直太熟悉不过了。没有电视的年代,唱大戏和看电影简直是逢年过节婚丧嫁娶,乡村间最隆重的娱乐活动了。电影,因为时间短,总让人觉得不够味。而大戏,短则两三天,长则数十天,一台接一台。一个腊月,这个村子唱了,然后再到邻村子接着唱。戏迷们,也就跟着戏班子跑,为了听一出好戏,见一个角,有的人甚至抱着小板凳奔走数十里上百里。

家乡的戏比较杂,有豫剧有泗州戏,有时候还有柳琴戏。豫剧最熟悉的段子有《打金枝》和《朝阳沟》,《打金枝》唱得最好的是河南人刘忠河,他有个外号叫“红脸王”。多少年后,我无论在哪里,只要听到“有为王,那个坐江啊,非容易诶。”身上就会情不自禁地起鸡皮疙瘩。

和豫剧一样,泗州戏《撕蛤蟆》和《拾棉花》也是在乡间流传最广的戏,特别是《拾棉花》这出打情骂俏为主的戏,生动而形象地描绘出农村青年男女搞对象的羞涩和大胆。这些小戏,唱词并不是十分固定,有时候被演唱者随意添油加醋,更加无厘头或者搞笑。想想这样的场面,一盏昏黄的汽油灯下,数百人围成圈子,土坯和木板搭成的戏台子上,人影晃动。冰天雪地中,发出阵阵开心的哄笑。这在不知不觉中竟是昨日旧景了。

和北方那些需要红着脸吼出来的戏不一样的是,地理越向南方,戏就越阴柔,比如弹评,比如越剧或者沪剧,每句戏词出来,都前后九缠十八绕。听北方的戏,让人热血沸腾,南方的戏让人沉静。越剧里最有名流传最广的当属《诸葛亮吊孝》。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它竟然流传到皖北地区。而黄梅戏,除了一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之外,大家都再唱不出其他了。

仍然回过头来说大西门听戏的场面。

连续听了三个晚上的戏,我才弄懂了庐剧的唱腔规律。知道那似哭的声音叫假嗓。对于一个几乎完全听不懂合肥土话的皖北人来说,听懂用合肥土话演唱的小戏,几乎像听意大利歌剧一样难了。第四个晚上,我终于没有劲头继续听下去了。而且,我知道,他们每个晚上都唱那两个戏,一个叫《张万郎讨饭》,另一个叫《逼儿休妻》。听那哭也似的声音,应该都是苦戏。

班级里只有一个同学是合肥土著,在班级开联欢会的时候,我们想请她唱一段庐剧助兴,她扭捏了一会,竟然说,我真不会唱,要唱的话就唱段《夫妻双双把家还》吧。台下人起哄说,这我们都会啊,我们就想听庐剧。同学说,这么土的戏,你们也要听,难听死了。

好在我们的音乐老师也是个地道合肥人,而且真的会唱庐剧。他说庐剧就是“倒七戏”,有两种唱法,喜调和悲调。唱戏和听戏,对于生于七十年代后期和八十年代初的一代,哪里有流行歌曲的诱惑大呢。老师本想多说些关于庐剧的知识,可以台下已经有人越哄,说起“肥东到肥西买只老母鸡”那个著名的段子来。

后来,在学校东门一个小饭店吃饭的时候,每次,总能听到老板家的客厅里经年不断地传出依依呀呀的庐剧。那个掉得只剩下三颗牙的老太太,总是半眯着眼,听戏。虽然我不知道,这听了数百遍或者数千遍的戏,那土得掉渣的对白,那土里土气的腔调,早已经像空气一样融入她的血液。就像,我在何地听到豫剧和泗州戏,就会冷不丁地身子一颤一样。每次看到老奶奶闭目听戏的样子,我都莫名地感动。一生都热爱一种艺术,这很执着。

满大街都是口水歌或者流行歌曲,是文艺繁荣的表现,但是源于农业社会的戏曲,和那最源头的方块字、《诗经》一样,也是中国的根,是融入血脉的血清,是锁于脑海中的魂。只是,在世界经济生活文化等等一体化的过程中,它们孤独背影渐行渐远。

而失却这些,不知道,中国还是不是那个曾经站立在乡野间的中国。



4 条评论

  1. 补充:合肥话其实是各地方言里最有韵味的语言,尾音非常的压韵,认识一个朋友,他的老师曾是个私塾,他说,老师念诗的时候那个合肥话别有一番韵味,尾音极为压韵,那段浅吟让他特别难忘.我还记得他说的那段诗是枫桥夜泊,我自己试着在家念了两遍,的确有味道,但我还没吟出那种老夫子的感觉,哈哈,没范本,一直在摸索中.
  2. 庐剧听起来的确像哭,还有一种叫"门歌",非常有意思,大多像脱口秀一样张嘴就来,以前是有人靠"唱门歌"为生的,拿个快板过年的时候在站在门口唱,唱吉祥如意,唱年年有余. 还有一种像唱歌一样的奔丧词,一哭一唱有节奏诉出对死者的怀念,死者生前的种种. 现在这些都越来越少了,以后还会更少,可能有一天,我们只能在电视电影里看到这样的场景了,或是在XXX的回忆录中看到这一幕.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