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十三位民国女子的“民国范”

十三位民国女子的“民国范”

去评论
民国女子,天生具有一种悲悯。这悲悯中有不破不立的勇敢,也有为人处世的自觉底线,是为文明,是为传统,是为品质。 关于民国女子的传记,林林总总,从张爱玲到林徽因,从陆小曼到阮玲玉,从胡蝶到周璇,好像都有那么多的话可说,但说来说去,故事大多雷同,缺乏新发现,无非是聚焦于情感,围绕着八卦进行,于是乎,那故事也就变得有几分浅薄。 秋雨绵绵中,读作家王道的《一生恰如三月花:民国女子别册》,真是有一种感慨,那些民国女子,固然不如文艺圈、娱乐圈里那么出名,却给人一种真实感。她们活得固然有名利的成分在,但那一份自我,是自信,也是对生活的态度。这也是众多“民国范"的一种。 这13位女子,有把弄丹青、文字的画家、才女,如周鍊霞、陈衡哲;有参加革命的先锋女子,如陈铁军、丁香、胡兰畦;也有开一代教育先风的老师,如黄绍兰、杨荫榆;或是躲在男人背后的家妇,如刘沅颖……她们或许没有林徽因、阮玲玉那样耀眼,更没有宋氏三姐妹那样夺目。但是她们姿态各异,在民国这段纷乱的历史里,因不同的际遇和秉性,成就了于平常处的十三段惊鸿人生。她们是散落在田间溪畔的小花,无夺目之华,有自然之芳;无惊天之美,有坚韧之秀。所有的凛冽与决绝,平和与柔顺,张扬与忍耐,读来宛在身侧。 意大利文化学者翁贝托·艾柯曾言,我喜欢清单,就像有人喜欢足球或有恋童癖一样,人各有癖好。清单是文化的根源,是艺术史和文学史的组成部分。清单并不破坏文化,而是创造文化。无论看哪里的文化史,你都会发现清单。我们来看民国女子,其实是发现那一张美好的清单。 对民国女子的解读,或许有多种方式,但就其精神领地而言,远比八卦更能接近她们的性情。她们不是寂寞的,而所谓的寂寞是我们赋予的想象成分,这就像我们在路上,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出现,也会以为那就是曾经存在的风景一样。 花之绚烂 对民国女子的描述,离奇而夸张,比如:曾经有那样一群女子,她们如烟花般绚烂,却比烟花寂寞三分;她们如玉般温润,但她们的爱恨足以倾城。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或拥有绝代风华,或身负才情千万,或经历曲折离奇……王道倾心研究民国名人史,这本《一生恰如三月花》,虽然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写的,但更用了今人的目光来透视,还有许多实地的踏勘,以及对当事人后人的采访,也 就拉近了民国一些奇女子与当今读者的距离。 王道笔下的十三位民国女子,有种婉约的民国范,“接地气”的美。其“名”与“实”,正对应了木心先生所言的一个矛盾:“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此话中有深意,可构成整体象征。然,仅就这十三位女子而言,她们大略是“生前事”风风火火,“身后名”冷冷清清。 譬如杨荫榆,可能很多读者还停留在鲁迅笔下:张牙舞爪,恶婆婆,武断,迫害,“可恶、卑劣”。杨荫榆留学美国回来,即成为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位大学女校长,在教育上亦有创见,只是当时学潮四起,她却想着校园的安静,自然会生出许多事端来。在1938年,她亦加入抗战的行列,不幸被害。这样的一位女子,今天看来当然不是完人,却足以让后来者认识到历史的复杂性。 刘沅颖本是末代状元刘春霖之女,因为一册《玉梨魂》而喜欢上了鸳鸯蝴蝶派作家徐枕亚,看似一段美好的新式婚姻,却因家庭问题成了悲剧。这其中的爱恨情仇,也真是一言难尽。那种对个人情感的追求,在今天看来,亦有勇敢而大胆、奔放的个性使然。民国女子的性情,也大致如此,展现的是极其丰富的一面。 还有,陈衡哲作为中国第一位海归女教授,竟被其所任教的院系所遗忘。打翻了陆小曼醋瓶子的俞珊,也鲜为人知。丁香路犹在,而《云水谣》的现实版女主角白丁香,却不知有谁人忆起? 伸伸手就能够着了 在书里,王道讲述了一个曾国藩家族后代曾昭燏的故事。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霖灿讲过一个细节:抗战时期在昆明考古,当时李霖灿只是一介失学小生,决定冒险去考察玉龙山一带纳西文化,这位女子知情后,拿出自己的钱支持他,还极力把他推荐进了“中央博物院”,促使他成为中国最负盛名的纳西文化研究学者,有“么些先生”美誉。后来担任中央博物院副院长的曾昭燏,在执行文物转运台湾行动时,不放心这些宝贝,就指定李霖灿跟随押运。而他们之间,非亲非故,甚至谈不上什么交情,可谓素昧平生。王道认为,当下缺失的,正是这种素昧平生的信任、支持和自觉。 这样的故事让人动容。在民国女子当中,固然形形色色,但其底色到底是有着传统文化做底蕴,其行事作派,也还有优雅可言。另一面,因民国的风气有着从传统向新式的转向,个性也就能发挥得出来。陈铁军、丁香、胡兰畦投身于革命,是理想使然,更兼有大国气象的表现。这或许才是民国女子才应有的气场。 三毛曾说过:“流去的种种,化为一群群蝴蝶,虽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的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可是依旧为着它的色彩目眩神迷,觉着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已在蜕变中彰显了全部的答案。”那也是在勇敢地去追寻新的生活……至于那最后,是美好还是不美好,又没有什么重要的了。 王道说写这本书的初衷:“只是在见到那些久违的气质和风骨时,忍不住像个‘麦田守望者’把那些东西留下来,并展示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美好的传统,不只是存在于灿烂的春秋,不只是在华丽的秦汉盛唐,就在上个时代,伸伸手就能够着了。”是的,民国女子并不遥远,她们所展现出来的“范儿”在今天虽然不是稀缺的,却一样让我们记住那段岁月中的美好。这也是对生活的惦念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