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近日五题

近日五题

去评论

老于许过我,可以把自己space里的东西搬过来凑数,他给的理由是让同志们帮着监督近况;雨馨和葛怡然同学都摆出了揪我耳朵的阵势,踢着我的懒散...

好吧,我把space近日的五题都搬过来...老师刚在MSN说我稍有自虐,可又是快乐的很大源泉..变化的状态啊..简称什么就不说了.同志们,你们批评我吧.一批评我我就前行了...

9月13日---涩红尘
红尘是什么结构的词组?
我一点也体会不到老师说的润.
红尘忽然涩的很.
堪比头道茶,能攀廉价的啤酒.
又或少油的滑轮.咯吱咯吱的不是我的幻听.是心中的雾.
茶可洗酒能受.滑轮能加油.红尘看不透.
一块肥皂可以在空气里造一堆无趣的男子,个么色情狂,也并没有错.
咯吱咯吱的,是爱不够的寂寞.也可能是无聊的猥琐.
海水苦涩因为盐味,植物酸涩因为单宁.
可我不信,都归了成分的原因。
化学反应.
一定有编码的原因。
当自我遇见环境,当绝对成为相对.
后来..
后来比先前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五味涩垫后.七情喜最轻.

9月13日---小白误食醒醉草
有的时候我比别人早,有的时候我比别人晚.钟摆啊,不是我们在玩,是我们被玩.
还好玩吗?我老了.喋喋不休不是喋喋不朽.
草字头下一个吕字读JU音,仍旧是植物.但是许多植物却明明没有草字头.
譬如熏衣草.绝非薰衣草.
小白笑小白哭小白唱小白在跳....两小无猜当白描,字字表白当狂草...
我以为世上真有一种漫天的紫色云开名曰醒醉花.现在才知道原来正名叫醒醉草.
兴庆池南有草丛生,叶紫而有香,醉者嗅之即醒,谓之醒醉草.
灵芙醉客,醒醉解酒.二元悖论,似是而非.有多少人读对音,有多少人能解题?不多不少,一个就刚刚好.
只不过是刚刚好.绝非一切都很好.
小侄给我电话,他终于知道江湖险恶了.用1个月的时间,学一个道理.
我告诉他没什么了不起,路漫漫其修远兮.孩子心想我小姨莫非秀逗了脑子.
张爱玲很好的一篇故事,叫做<倾城之恋>.只有乱世,才有成全.
我为你倾倒.看不到你眼.我三世不倒.凭栏跳,倚琴笑.任欢喜,自逍遥.
宰割出的,是一刀一刀.

9月12日---哦卖高
今天我要写NC的案子了,我盯着某产品的负责人问上周给她的Demo是否可以执行。我从手上的案例整理中抽出宝贵的半小时,对着一部破电话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直到话筒里回应的声音微乎其微:她说她还不敢做任何尝试。她说如果有一点可能错她就宁可什么也不做。她说当然你可以往你的方向去,但是也许我会在明年或者后年才动一动。
我比人类提早了1年吗,难道?挂了电话,我沮丧得象一朵蔫掉的花儿。
上周讨论MND的案子,销售的team leader提了个连连看的idea.我跟销售面面相觑,毫不留情的pass it。转述给sara听,就我转魔方的经验,她帮我把翻牌的idea圆了出来。
我就连连看与魔方这两个游戏,趴在办公桌上辗转反侧。哦卖高,我的脑袋为什么只能转这么一点点幅度。我作的象一只倔强的鸵鸟。
女人与男人是这世界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但是俗草们被剥夺了女人的性别身份。我宣布。
世界大花园,我的脚塞进了自己的头里,我的头绕过了自己的脚边。
这不是YOGA。这是妖魔化的世界。
朗朗晴空,何方妖怪。
我的宁采臣是不是已经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为什么你还不出来?!


9月11日---蝴蝶舞翅膀,花在风里放
哦,我有许多字没有写啊.6楼后座在古代叫做龙门客栈..流沙堪比心变.叵测的最安全.
谢谢一天的鼓励.还有出尘在我最郁闷的一天也鼓励了我.我收到今天一起说谢.我总答应着出尘要多写些字,但是越写越差,越写越缺.吴小囡却不一样,我们话了又话.面了又面.和着饭的话,象是牙齿,一颗一颗丢在吃剩了的餐盘里.我好想玩有奖竞猜.最先捡到智齿的人我来免单.可是鬼比人无奈.贪心最悲哀.嘴角一咧,拍手就能称快.
我想推荐一天去看吴小囡的字.生活的多样,与收放的如意,有的时候我们耿介,或者发泄,大抵键盘可以充当替代.小河同志最近的智慧体现是教唆我耐得寂寞方得真寻.吴小囡说她演过一个话剧,话剧里有人一直说我三十三了我三十三了.有趣还是梁天站在讲台上,声情并茂:我一出生就已经死了.这比哈姆雷特摆开夜宴\\大款们拼手腕更好笑.
如果有人问我这世界你希望谁不在.我一定要抓半天脑袋.周末我看了<王的男人>,我想世间的关系都很微妙,清清白白,或者放弃丢开,看的人永远比演戏的人愉快.
刘小刘说的最接近真相.可惜刘小刘不肯泼墨.她小心地拿笔涂谎言的色彩.妮妈宽宏的眼见着我放弃了方枪枪.从此后我再不敢去看她的SPACE.
我有永远的伤.碗口那么大.彼岸花照耀下,倒影哗啦啦,前车是阿满老师,我站了良久仍旧望.....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豆大的字:玉置浩二..豆大不是斗大,看的我眼睛酸.早晨听秋意浓,又一遍是李香兰...
...熊猫.竟然在梦里看见日本人的名字.不太好玩..那么要怎么玩..小河流水.你说我该怎么办?

9月11日---秋意浓
       上个周末我遇见许多事情:帮衬小侄子忽悠领导的电话,地铁里孕妇晕倒,给老爷爷撑伞,极致探索展,跟旧同事聊天,又迷路,参观同学新家,照顾病号,在家下棋,奇怪的时间与地点散步,穿越人群运输一把较大尺寸的琴回家,花店老板半买半送花....
       生活感慨太多了.我忽喜忽悲伤,忽怒忽漠然.我觉得自己象一个神经病.如果把那么多表情都汇聚在一起看.于是我想买一个LOMO相机.但是我的时间实在是有限.我有那么多的计划那么多的愿望.电影里说,最好的时光就是一个个梦,恋爱梦自由梦青春梦,后来我在侯孝贤的电影里睡着了.
       我在科技馆里遇见一个医生老伯伯,我们站在无序摆动的实验机械前讨论混沌学.然后我们说社会学心理学.老伯伯说人跟小白鼠的生理差别并不大.我去另一个触动与感应的模拟实验前录了几句歌,我离开的时候听见别人在放我唱的歌.
       秋天就这样来了.它来的这样的快.眼睛一眨一眨,人就会不见. 每天早晨我都听见电视里的女声诡异着:open your eyes..清晨我被邻家的广播弄醒,广播一天唱枉凝眉一天唱一休哥.上海,就是这样混音的弄堂.声音串线的天堂,我满怀欣喜握着两支天堂鸟和老板送的富贵竹上楼梯,502的老伯伯摆动空荡荡的右边袖子与我擦肩而过,他对我说\"花很漂亮\"---



2 条评论

  1. 小白误食醒醉草 这个有意思.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