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北京,北京

北京,北京

去评论

又到北京,到了那座虽近在咫尺但两年没敢踏足的城市。

重回北京是个巧合,我要去体检,而几个许久不见的朋友恰好那几日来北京游玩,互报行程以后,当即决定我晚走一日他们早来几天,这就能在北京小聚两日。

体检完那天,我们在路边的一家涮羊肉店喝了一顿酒,初秋的北京纵使在晚上还是有些燥热,而铜锅里的碳火配合口中辛辣的韭菜花,让人汗流浃背,碍于朋友的表妹也在桌旁,即使再热也拉不下脸脱去上衣露出身材并不好的上半身,只能大口大口地往肚中灌着冰啤酒,而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体温降下来了,酒劲又上来了。


聊了几句才知道,朋友的表妹离北京也不远,就在保定,来北京的次数也不少,但吃货的本质让她几乎吃遍了帝都大大小小的网红美食店,好玩的地方却一个都没去过,这次来就是想弥补遗憾,当一回游客而非食客。但她那不靠谱的表哥这次来北京是看望阔别已久的女友,所以,趁着我喝得微醺,就把导游的工作推给了我。

他妈的,如果我早一小时知道这顿“免费”涮羊肉的代价是充当免费劳动力,点菜时我一定多点一盘肥羊,98一盘的那种。

男生在女孩子面前,总是想装个逼啥的,为了不出糗,临睡前我不断回忆着之前来北京玩的经历,好在继承了常老师的“优良传统”,听过的典故不能说入耳不忘,但总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哄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应该勉强能应对吧。

第二天一早,我带她去了南锣鼓巷,那是六年前我跟着常老师第一次去北京时的第一站。

我是一个比较念旧的人,说文艺些,作为一个“伪文青”,去过的每个城市都会化成一个个片段储存在大脑中,供日后回忆;说直白点,其实为将来酒桌上吹牛逼,积攒些故事。所以我清楚地记得,南锣鼓巷南端有一家叫“FM”的CD店很有格调,北段有一家“文宇”奶酪店味道不错,而巷子中间几个垃圾桶对面有个卖大薯条的小店,门口总排着长长的队伍,但味道却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走在巷子中,小丫头嘴里吃着我推荐的美食,耳朵里听着我夸夸其谈的讲着徽派建筑和京派建筑的区别,总算是在第一站被我“丰富”的知识量唬住了。

从南锣鼓巷到后海,步行只有十几分钟,我把话头交给了她,听她说和闺蜜之前在北京吃吃喝喝的经历,那些话我没怎么听进去,我在不停的回忆之前在后海的故事。

后海我几乎没有在晚上去过,虽然一部《北京爱情故事》让后海的夜生活成了每个年轻人向往的生活方式,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常老师带我吃的那家爆肚。

那家爆肚店是一对回民老夫妻经营的,店面在恭王府后门一棵大柳树下,一个逼仄的巷子里。第一次去的时候,常老师向我介绍,在他还没有白发的时候,每逢“两会”期间,他总会抽空约着同去北京采访的同事去那里饱餐一顿。喝一瓶酸奶,点几盘淋着“二八酱”(麻将)的爆肚,一整天的疲惫顷刻消散大半,而在那些年里,爆肚的价格也从一盘十五一路涨到了三十五一盘,但味道不变。每年春初,他们也还在那里寻找旧味,就像一个“邪教组织”一年一度的集会,而他们信仰的不是什么歪理邪说,而是那对老夫妻手下的美食。

看着女孩脚上的拖鞋,大脑里粗略的估计了下路程,在后海草草溜达了一圈以后,我放弃了带她去回味爆肚滋味的想法。好在小女孩都喜欢吴亦凡,我按着《老炮儿》里的记忆,领着她去看了电影里的取景地——后海这一段的行程,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离开后海的时候,我问她,小学的时候戴了那么多年红领巾,没去过天安门吧?走,我带你去看毛主席。

其实,天安门有什么看头呢,相对于人民大会堂和中国历史博物馆,还是前门大栅栏那儿的小吃更能吸引人。

大栅栏于我还是有些故事的,毕竟我也是个吃货,而那年,常老师带我吃的第一顿北京烤鸭就在那里,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吃用荷叶饼裹着沾了甜面酱的酥脆鸭皮的感觉,对于还是个愣头青的我来说,那就是美味。

在前门大街上,有一家吴裕泰茶叶行,善于经营的老板,在很多年前,就做起了茶叶的附加生意,卖起了以茶为原料的冰淇淋,也引得众多年轻人排队购买。一路的“解说”也让我口渴难耐,顺手买了两个冰淇淋权当解渴,后来她告诉我,这一顺手的行为,成了她在前门的记忆点。

幸亏她的记忆点在吃而不在我的讲解,后来我才发现,一路的高谈阔论,让我有些忘乎所以,在丰泰照相馆,我把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的主演谭鑫培说成了程砚秋,想想也后怕,要是这点被发现了,装了一整天的形象可就毁于一旦了。

晚饭的时候,我把她交还给了她表哥,小丫头对一天的行程非常满意,我也顺理成章的敲诈了表哥一顿烧烤,这次我没有手软,一口气点了三串腰子,五个扇贝,吃得心满意足回去睡觉。

其实,带着小姑娘溜达的时候,我很想告诉她,我也曾像这样带着过一个女孩在北京的街头走过,吃那些小吃,看那些划过岁月痕迹的建筑,当时我也是这样夸夸其谈,也许话里也是漏洞百出,可她还会乖巧的听着,配合着我的“表演”,我也没告诉她那个女孩也是我将近两年没有回到北京的理由,我也没告诉她,那个女孩现在还在北京……

我不知道下次再来北京会是什么时候,只希望,那时身边又有了一个可以听我吹着牛逼的女孩儿。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