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美帝漂流】寝室里的温吞鱼

【美帝漂流】寝室里的温吞鱼

去评论

 我在大学之前从没住过宿舍,所以开学前,和室友相处是和学习一样的谜题。


和美国室友卢的开头就蛮尴尬的,她在暑假给我和另一位中国室友发了热情洋溢的邮件,但我们都没有每天查看学校邮箱的习惯,完美错过。


开始的一个月,寝室里保持着相敬如宾的氛围,大家都羞涩而文明,恨不得上个厕所都来回礼让十分钟,在宿舍里穿的衣冠楚楚,只有在被窝里才敢翘个二郎腿。


一个月后,渐渐摸清了对方的生活习惯和基本作息,再加上都被课程整的疲了,在寝室里开始有节制的放肆起来,有时候一开门也能看见她在床上岔着腿捏着脚玩手机了。 这学期学的运动生理学里有各种各样的windows of opportunity(机会窗口),好像和室友的相处也存在windows of opportunity一样。如果在前几周没有建立关系之后再开口就难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现在跟我聊天你早干嘛去了”的意味。


我是非常怕尬的人,战战兢兢过了几周发现这样平静的相处反而增加了宿舍在我心中的归属感,反而是我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想念的。我定期换换垃圾袋,她在浴垫脏到没眼看之前也总能自觉地拿去洗衣房,不管每天在外面的生活如何,回到宿舍总是熟悉的一滩静水。


最后两周final week,大家的床铺都没怎么动过。每天泡在PCL,FAC,或者是lounge的沙发上,只在清晨油头油脸回宿舍拿东西的时候照个面,感觉彼此的眼球都比平常凸了。 卢和我一样倒霉,要一直考到学校关门的前一天,但逃离心切的我们都早早的开始收拾,箱子摊了一宿舍,只留下几个插脚的缝。20号下午考完最后一门经济,我直奔聚会。晚上十二点多回到寝室,卢已经走了。 我的床单和被子已经提前塞进行李箱,只好穿着外套躺在滑溜溜的床垫上凑合最后一晚。看着卢的角落,不禁感叹她是怎么做到收拾了五六天,带走了三四箱东西之后却依然丰富凌乱成这样的。转念又想到了她开学时那种举家搬迁的风采,嗯,她尽力了。 前天在VICE异色上刷到介绍日本私人侦探事务所的视频,他们的业务主要是受人雇佣拍摄丈夫或妻子婚内出轨的照片。Makoto Ohara一边整理着文件柜一边说:“我选择当私家侦探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很喜欢窥视他人的生活。” 我很理解他这句话。虽然还没到变态偷窥的地步,但在生活中我常常忍不住去留意他人的细节,去分析和推测他人的言行。


如果在日后的交往中我的推测得到了印证,那这个人索然无味。再和他接触的时候往往控制不住的滋生一种看透别人的优越感,甚至会根据我对他的了解去把握走向,牵引整个对话,在岸边悠闲地坐等他在对话框里发出我设想过的句子和态度。如果迟迟得不到印证或者事实恰恰相左,那这个人反复无常。下次见面我会下意识的躲避,又在藏身的柱子后面用小眼神上下打量,或是在脑海中无限无休止的重复曾经的判断错误,每一遍都充满懊悔。


 要么索然无味,要么反复无常,这也是困扰我自己的问题之一,常常给我的人际交往带来别人无法察觉的,向内塌陷的压力和煎熬。这种习惯不是没有好处,它让我在一些场合中优化了自己的表达和交际能力。能拥有对细节的感知,敏感和渴求兴许是天赋,只是我目前还不能完全掌控,有时候反过来被这种渴求挟持了。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承受不安。”
周国平《风中的纸屑》 


所以每当我遇见能让我跳脱这种思维的朋友我都尤其珍惜,珍惜和他们相处时那种由衷的轻松。 然而卢是另外一种极端。在短暂的好奇之后我和她的相处进入了平行不相交的模式。回到寝室的我们都是静默的,带着耳机,学习或是刷剧。在这种完全没有交流的环境中我十分自在十分踏实。


 能做到和纷杂的虚拟信息流隔绝是太高的境界了。我既然做不到,就只好短暂的切断与现实世界的社交。


卢就像鱼缸里温吞的一条鱼,我坐在离鱼缸一米远的沙发上,偶尔抬头看看它,莫名的安定。可能从鱼的视角,也只是时不时的斜眼瞧一下,哦,那人还在沙发上。她并不是冷淡僵硬的人。她的善良和温软却格外的让我想保持距离。如果说和某些人相处是如沐春风,我更想在半米的距离中呼吸来自卢的穿堂风。 大部分时间卢都穿的很随意,各种颜色的文化衫罩着各种颜色的运动短裤。每隔几个星期,她的日历上会出现巨大的“泳池派对”,那天的傍晚她总是对着小镜子又涂又抹,右手给自己的侧脸扫着阴影,左手十分顺畅的拿起一块芝士饼干。如果恰巧进门看见这一幕,我会有那么几秒允许自己飘忽一把,想象一下她在泳池派对里湿身热舞的画面。然后默默的坐到我的屁垫上,跃跃欲试等着她一出门我就拔耳机开外放。 某天中午我出门吃饭,吃完还不忘挑挑拣拣,仔细搜刮出晚饭。还记得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提着外卖盒踢着石子等红绿灯。突然天降大雨。我整个人呆着烟雾般的雨里,脑子里一阵蜂鸣声。等反应过来,首先把晚饭塞进了外套里避雨。


因为离宿舍很近了,我戴上帽子就就跑回了宿舍。来奥斯汀四个月这样的淋雨我已经习以为常,虽然浑身上下除了饭盒以外都在滴着水,我还是淡定的穿过大堂。进电梯的前一秒,卢正好从另一台电梯里出来,没伞没帽子,显然对外面大雨的力量一无所知。


她惊愕的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无需多言了。果然,我刚回到宿舍脱下湿透的外套,她就赶着下一班电梯回来拿伞了。


躺在光溜溜的床垫上,脑海中划过的这些提醒着我,卢是我人生中如此特别的一个人。一个朝夕共处却从不沟通的人,给我带来了我不曾体验过的氛围。我不认为你和我的心态完全相似,但正是这种巧合让我觉得奇妙。 卢同学。下学期你进门的那一刻,我会给你和你的家人一个职业假笑,几次机械握手。就像四个月前一样。唯一变化的,是我心里某个饥渴的小人会迫不及待的尖叫。 我不知道这是否健康,是否良性。但我贪这一丝诡异的静谧,不想出去。



2 条评论

  1. 坚持写作。越来越棒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