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第十七回:开到荼靡(上)

第十七回:开到荼靡(上)

去评论

       刘洁一躺到床上,就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一会觉得自己像跌进了云里,每走一步都软绵绵的,头重脚轻;过一会,又像躺在一叶扁舟上,在泛着浓雾的大海里,飘啊荡啊,怎么也着不到边际。她觉得口渴的很,好象有人在轻轻摇她的肩膀,温柔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她也很想挣扎着给一句回应,但头实在太疼了,说不出一句话,只好翻个身,继续在她的四维空间里摇荡了起来。

       一直到下午,刘洁才迷迷糊糊醒过来。外面的光线太强,把她一下激出了泪水来。刘洁斜眯着眼,想看看床头柜上多拉A梦的闹钟,闹钟前面放着杯水,她用手拨了拨杯子,三点。她一下清醒了过来,想到青青早上的话,她要去接女儿!

         翻身,起身,抬腿,用脚尖勾索着拖鞋,猛然看见卢阳,蜷缩在角落的床塌上,歪着头,眼镜还捏在手里,腕上缠着雪白的包装带,身上的毯子已经掉在地上,弯弯曲曲的一摊,像一滩被风吹出褶皱的黄泥水。像她浑浊不堪的婚姻生活。

         刘洁的泪一下流了出来。

        她没有发出声,也没再找拖鞋,而是光着脚,出了卧室,进了更衣室。

        那么多年了,自从卢阳当上了报社的中层,他就没旷过一天的班,上次他老父亲来合肥开刀拿尿道结石,他也只是在老父亲推进手术室前一刻,才匆匆赶来,等老父亲推出来,送到病房,确定没有危险后,他又被报社的电话催走了。这么多年,虽说当年自己的家庭条件比卢阳好的多,从小到大,也一直是个骄傲的公主,但自从嫁给他那天起,她就一直把自己当成“卢阳的媳妇”看。开始老爷子老太太还挺“怕”这个城里媳妇,好不容易上趟省会,也是处处透着点拘谨,但刘洁一直坚持着真诚对待他们,她要求自己,至少要尊重。所以青青长这么大,虽然没和爷爷奶奶单独过过一天,但老人们来了,这孩子还是很懂礼貌很知大体的。这些,卢阳在心里面,怎么就不记一点恩情呢?!

       暧昧、感情走私、审美疲劳……他卢阳怎么就不记得那句:做人要厚道呢!

      想不清,也猜不明,只是头更剧烈的疼了起来。她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擦了点粉,然后拎起坤包,接青青去。

      砰的一声,门被风猛地吸了进去,卢阳也被惊了一跳,猛地坐起来,看看床上狼籍一片,刘洁已不再了,只听见楼道里高跟鞋声越来越远。

      他用那只没受伤的手,狠狠抓了抓自己稻草般的枯发。卢阳啊卢阳,你到底在做什么,又想做什么?!你刚毁了一个女孩,又在毁另一个女人,还可能毁了女儿。可这一切,好象又不是你想做的,你到底怎么了?!

       何菲坐在办公室,不停地把自己那部手机开开关关,她想知道卢阳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一天都没来上班,但她心里,跟巨大的一个声音是,这不是一个联系的好时机。

       凝固。思想,时间,血液,空气,都在凝固。

       骤然响起:“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一辈子就这样孤单……”像把尖刀,或是铁镐,把那凝固的一切狠狠击碎。她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甩出去,翻过来一看,是周子章。

 

 

太冷了,明天再接着写,回家先。

      



12 条评论

  1. 大多数婚姻结婚时应该是相当的幸福吧,要想维持婚姻也许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不合适只是打开心中魔盒的借口. 呵呵,如果还是说不合适,那应该是经济领域的需求理论,或者是人的层次需求理论在婚姻领域也发挥着魔杖作用?
  2. 貌似最近“很强大”这个词语狠流行
  3. 很好,很流畅,细腻的感受,以及以往生活的细节,把短短的时间挤得很丰满。期待着下半部!
  4. 细节拿捏得很好!很强大!很暴力! 专家就是专家。
  5. 陶妍妍出手,必属优良品. 流畅啊,精致啊,就是太短. 关于小三,我倒是有个实例.我有个朋友,有一天在网上和我诉说,和她暧味的那个男的生日,她送了个手机给对方,人家不会用,不记得把发件箱里的也删掉,给老婆看到了,于是起了轩然大波.她也不敢打电话,心虚得要命,但那时又担心得要命,不知道这男的会怎样,又气愤得要命,她觉得他太懦弱了,虽然,如果他一旦真的抛妻别子,她未必受得了. 总之,后来是我打了个电话给他,含糊地说有人希望他回个电话. 现在他们早已分手了.他们在各自的家庭过得挺好.所谓有不幸福一般都有外因,而且,过了那不合适的一段,再往下似乎又挺合适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