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关于一个兄弟的回忆

关于一个兄弟的回忆

去评论

昨天在MSN上和一个兄弟聊天,我有好久没有他的消息,平常,我们都会在MSN上看到对方,唯一的感觉是我们俩人都还活着,都还能上网。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正好过段时间我要去上海,想找他喝酒,得到的答案却是,他早已经回到青岛老家。

 

他是青岛人,1999年时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那时候上海的媒体都在极度扩张中,他喜欢足球,在当年上海大部分新闻系毕业生都想办法新民文汇劳动报这样的报社钻时,他接受了《新民体育报》的邀请,做足球编辑。2001年的时候,我给《新民体育报》写稿,我们相识了,他是个感情容易激动的人,在比赛结束后能用自己手机给我打电话安排稿件,其实单位是有电话的,用手机给我打电话一个原因是激动,第二个原因当编辑沉迷于灵感时,只用通过电话与作者联系的方式才能保存住灵感。

2002年的夏天,我去上海时和他见面,他开始负责跑篮球,我们已经是很默契的搭档,就是他提出几个要求,我能写出一篇完全按照他要求写出的文章;他和我一样喜欢西班牙队;他是一个极有才华的人,能够把一篇足球稿做成极具人文背影的新闻。他的性格和我有很多相似之处,很正常的,我们成为兄弟。

也就是那年的上海,我知道他在报社过的不开心,他和单位两位同事关系不算太好,这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是他复旦的学弟,另外一个是国际足球的主要编辑。他是一个不喜欢与领导在一起吃饭和聊天的人,他喜欢和有共识的朋友在一起玩,久而久之,他就成为一个被疏远的人。因为你在报社工作,不和领导吃饭无异于自杀。与他关系不算好的两个人,确实有些问题,但却是私德问题,他眼里揉不进沙的个性开始展示,他不愿和对立面说话,其结果是孤立了自己,因为他的学弟是个很活泼的人,而另一个对立面,是一个善于在复杂环境中不断改变自己立场的人,显然,他被排挤了。

 

2003年的时候,他加盟了《东方早报》,那是东早创刊期,他负责国际足球和篮球。2003年皇马来中国采访,他要求我给他大量写稿,我那时正好做生意被人骗,开始恢复写稿。他是一个能够在工作中找到激情的人,比如有一篇稿件做的是卡西利亚斯将是皇马的末来,我写的很不错。他在云南红塔基地,看完我写的稿很激动,说兄弟咱们这个版面非常充实,打赢了好几家媒体,其实我对待稿件已经很平淡了,因为写稿就是生活。

2004年欧洲杯的时候继续合作,到了2006年,我还给东早写专题,但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困难,第一,他已经28岁了,但是在单位还是一个跑外场的,第二,他不止一次在MSN和我说,他太累了,熬不下去了,我写的专题,有时候他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改,其实我写的专题是很认真的,他说不想被别人比下去,每回我不知道说什么,有点内疚,也觉得他多少有点小题大作。

 

2006年10月他结婚了,媳妇也是复旦的,是上海的公务员,夫妻俩个早就买了房子,我没有去上海参加他的婚礼,因为我被狗咬了,要留在家里打针,他直到婚前一天还给我电话,希望我过去,但我最终没有去,电话里他有些低沉,因为我即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工作伙伴。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后悔,就算再加打一针,也应该去上海参加他的婚礼。

他在2004年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个人的顶峰,他与姚明的经济人是可以喝酒的朋友,他即能做足球又能做篮球,还能过自己写F1。他是我见过最全面的编辑,但他似乎一直在过自己的生活,有一点点怀才不遇的愤怒,有一点点对自己状态的自满,有一点点游离于俗世的飘逸,更多的是,则是我们脾气相投的共识,比如对人,或者对事。不同的是,我认同他的观点,但我不会象他那样做某些决定,而他,却是只要有想法,就去做决定。

 

2007年8月,他从东早离职了。原因可能很多,去年东早很不景气,他也不愿意看别人的脸色,他决定离开,和我说了一句话,他的另外一个编辑同事也离职,不过离职前,他还是帮把我给容容写的书评在东早的读书版里刊登了,说心里话,我真的欠他很多很多。

直到昨天我才知道,他整整失业了一年,他从上海到青岛,过着简单的两点一线的生活。在这一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妻子对他的爱情,他的妻子仍然上着班,而且由于他的状态不稳定,两个人没有要孩子。和我说话的时候,他没有一丝对于社会的报怨,只是简单的说,我习惯这种生活。在平淡中却饱含了刻骨铭心的痛苦。

我和他聊了许久,我想听到他的抱怨,抱怨那些没有他才华的人却一个个比他爬的还要快,他没有,他只说,我过段时间回上海,妻子很好,我就是这样的人,潜台词是我不喜欢看别人的脸色,其实我很难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我希望他抱怨,希望他对我说一些不开心的话,希望他对我痛批社会不平,而不是如此平淡,平淡让我都无法接受。

我一直在劝他,不要多喝酒,保持好身体。想开些,你有个这么爱你的老婆,我到现在还是一个人,这就是生活。他反而在MSN上笑了,我怎么会想不开呢,我就是这样的脾气。我回答他,你的性格太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用周星驰式的对话方式回答了我,“哈哈,连这也被你看出来。”我很难受,真的非常难受。

 

从理论的角度来讲,穷难独善其身是永远不可能的。我真的不希望他这样下去,他是一个极智慧的人,他甚至完全明白他个性上一些极细微的弱点,他却不愿意去改。

我只是希望,他过的开心些,再开心些。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