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常河

江淮时报副总编,闲时写点小文字自娱娱人,出版有随笔集《四十一阵疯》
微博:

 『常河』周莹是不是商界的林徽因

1
“周莹为什么能成为陕西女首富?因为她背后的男人太多了:正房吴聘,小二沈星移,小三王士钧,小四赵白石,小五图尔丹,五个男人围着她。没有沈星移和赵白石,周莹早就翘辫子了,没有王士钧和图尔丹,她的生意又不能发达。重点来了——你为什么没变成女富豪?答:除了正房老公以外,你还缺四个男人坐镇……”这是网上关于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一个段子。段子归段子,《那年花开月正圆》却是我近年来追 […]

 『常河』颜值界,从来没停止过逐鹿中原

1
鹿晗宣布和关晓彤恋情的微博瞬间引爆娱乐圈的围观者,我也惊奇,我惊奇的不是他和关晓彤的恋情,正常男女,没有恋情反而不正常,我惊奇的是,我一个60后,竟然知道这块90后的小鲜肉,甚至,我还能列举出一大串被誉为花样美男的所谓明星——我究竟是该庆幸心态未老,还是为自己的心智不成熟感到沮丧?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读《芳华》,很有些失望,这肯定不是严歌苓最好的小说。很显然,严歌苓在这部小说中尝试一种新 […]

 『常河』笔墨纸砚,尽拥万里河山

1
黝黑的墨在黝黑的砚上磨,砚就成了战场。墨是徽墨,润如玉露;砚是歙砚,坚似金风。春雨濡湿杏花的时节,徽墨和歙砚相逢于烟波浩渺的水上,这水,一洗如练,便是新安江。如果没有新安江千年的浸润和怀抱,石头依旧是石头,深藏水底,断不会以温和的肌理透出一片氤氲的江南气象,就像中国文人的书房,案头如果没有一方砚,一柱墨,一管竹笔,一张宣纸,无论如何是不能被称之为书房的。书房,是中国人的精神故乡,没有了故乡,或 […]

 『常河』应对失措,大多源自内心的恐慌

1
我知道鹿晗,但不等于我必须知道彭于晏,更不知道突然火爆网络的彭于晏出G传闻是真是假。对我来说,这一点都不重要。娱乐圈的事,什么都可能让粉丝发狂,同样的道理,娱乐圈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只不过因为粉丝的围观,才成为不是新闻的“新闻”。明星吸毒,劈腿,出轨,酒驾,艳照门,GAY,互撕,约架,公开恋情,隐瞒婚姻,一直到马蓉宋喆王宝强那样狗血的剧情,只要你打开手机,这样的信息几乎每天都会换个主角不停地上 […]

 『常河』掀起你的盖头来

1
旅居加拿大的徐华,是我多年的朋友,常言道的每一篇文章,她都会认真阅读,而且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鞭策。终于,原本就喜欢舞文弄墨的她,没忍住,就写了这篇风趣幽默的文章,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国人视角,打量加拿大的医院。移民到加拿大后,老移民的谆谆教诲中,最难忘的就是两点:一,驾照难考;二,医院难进。驾照难考倒是好事,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国内移民,很多人都是通过非正规途径拿到驾照,也养成了一些不良驾驶习惯 […]

 『常河』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位中国革命文学的开山祖

1
前天(9月10日)是他的生日。他出生在皖西乡下,活了30岁不到,他曾经和列宁一起参加义务劳动,曾和刘少奇是同学,曾和鲁迅共事,胡耀邦、陶铸等都曾受过他的影响;他是中国现代新文学史上“革命加恋爱”小说模式的开山鼻祖,最早一个卖文为生的共产党作家,他的诗集被称为“中国的最先的一部革命的诗集”;他曾组织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革命文学社团,发出中国“革命文学第一声”,被称为“简直可以说是中国革命文学的 […]

 『常河』我的乡土写作 ——苗秀侠、常河对谈录

1
一直想有个机会,和苗秀侠好好聊聊她的写作,或者说,我对她总是充满着好奇。对这个同样来自皖北在省城谋生的写作者,我见过她胃没坏的时候在酒桌上力拔山兮的气魄,领略过她文章中让人忍俊不禁的诙谐机智,也听说过她在邮局大厅冲过去要和一个插队的汉子打架的传奇……大家都叫她“苗苗”,我叫她“苗姐”,她则一概称我“俺弟”,这一声称呼,俨然久违的“何满子”,让人有“双泪落君前”的感动。那天下午,她突然出现 […]

 『常河』“偷听”先生

1
安徽师范大学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上,陈文忠教授作为教师代表的发言,刷爆了朋友圈。陈老师在发言中把“师大精神”概括为:“一堵围墙,一种氛围,一部经典,一片宁静”。一堵围墙,是精神的围墙,隔离尘世的喧嚣,筑起精神的家园;一种氛围,是文化的氛围,洋溢青春的朝气,充满求知的渴望;一部经典,是人类的智慧,求索科学的知识,形成文化的人格;一片宁静,是心灵的宁静,潜入学问的海洋,实现人生的理想。陈文忠老师 […]

 『常河』丸子头女孩

1
健身了一周,我发现,已经对扎丸子头的女孩子毫无抵抗力。第一次发现自己特别钟意女孩子扎丸子头,是来自网上一个不知真假的段子。据说有个城市举办某大型活动,严格的工作人员在检查时,连女孩头上的“丸子”都要捏一下,以防夹带违禁物品,而在这之后,某个被我定为“理想型”的女明星也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丸子头造型的照片,一来二去,女孩的丸子头就成了我特别的偏好。所以当我第一次在健身房看到那个扎着丸子头喜欢穿 […]

 『常河』喝茶记

1
家中有茶叶的,大多用大茶壶,投入几片,或者捏一撮茉莉花茶,滚水冲泡,一副火烧赤壁的大刀阔斧,来多少人,摆放多少茶碗,分而饮之。水尽再续,眼看着沸水如愠怒的白袍战将赵子龙,在长坂坡杀得七进七出,方才云开雾散,水自白,茶自绿,一场喧嚣悄然谢幕。室友全部到齐后,寝室长把人召集起来,以自我介绍拉开未来四年大学生活的序幕。这才发现,8个人当中,只有我一个北方人,其他人大都来自沿江江南。因为是第一次到南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