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老哀

1
老哀生下来的时候,就和我们长得不太一样,他胸前的骨头向前鼓着,像半个鸡笼子,医学上这叫鸡胸。 再长着长着,他背上又长出一个大疙瘩。所以老哀的腰从七八岁就一直向前弯着。 有人说吸烟喝酒的人,容易生出来残疾的孩子,老哀娘觉得孩子长成这样是她的责任,一狠心就把吸了十几年的烟戒了。 可老哀一直是个快乐的孩子,他和我们一样爬上很高的树掏鸟蛋、捅马蜂窝,骑猪骑狗,下河摸鱼。反正我们能干的事,他都能干 […]

 『于继勇』老梅的诗与生活

1
老梅的诗美好过生活。 三岁的时候,娘死了。七岁的时候,爬树弄瞎了左眼。九岁的时候,爹因为强奸幼女进了牢房。 因左眼眼球是瘪的,老梅的左眼总眯着。后来为了美观,他配了一副眼镜,这样让他看着,显得像一个饱学诗书的读书人。 身高是老梅的另一个缺陷,他穿上高跟4厘米的鞋子,身高还不到一米六五。 没有的总想要,老梅在诗歌里创造着梦想。诗里总是有衔着橄榄枝的青鸟、河边浣纱的少女、草原和骏马雄 […]

 『于继勇』 想起了玉米

1
            玉米是个女孩的名字。乡下叫这种名字的女孩很多,还有叫荷花、莲花、腊梅、香兰、红云的。女孩的名字多和花草有关,还有的单字加一个侠、云、芳、萍什么的。 男孩子更随便了,有看见什么就叫什么,有的就随便叫拴柱留住宝仓金粮银库什么的,有的寄托着希望,有的表现出失望。 玉米家住在吴楼,我们每天上学的时候,从她家门前过。我们骑在自行车上,十几个人一齐喊“玉米,走喽。”玉米 […]

 『于继勇』大舅

1
坏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正在出差。 母亲在电话里说,大舅得了癌症,晚期。这预示着,他在这个世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母亲打电话来,悲伤的说,现在医生不愿意给治了,让拉回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打电话给我的表哥,表哥显得有点语无伦次,他说没有办法了,家里没有钱,只能准备后事了。 放下电话,我呆若木鸡,想不到大舅那么魁梧结实的人,竟然一下子被病击倒,我总是不太相信,他在68岁的时候,还和村里的人, […]

 『于继勇』学拳

1
每个孩子都曾想着能飞檐走壁,做过行侠仗义的梦。 梦会在自己长胖到连一个引体向上都做不了的时候破碎。 然后,发现所谓的飞檐走壁,不过是电影里的特技,人间没有。 武术是中国的特产,流派众多,经久未衰,直到今天,如果BBC之类的国外摄制组拍过中国人的生活,他们必取的三个镜头,一定是武术、京剧和书法。 李小龙的电影在美国火爆之后,英文里又多了一个词语:Kungfu。 在评书和古典小说里,行侠仗义, […]

 『于继勇』2017年读书小结 (部分)

1
季宇《淮军四十年》 这是一本历史纪实文学作品,借助深厚的清史与淮军研究的功底,季宇老师完成了这本巨著。全书从1862年淮军初创开始,直到庚子事变,在近四十年的时间中,淮军经历了五次对内对外的重大战争,以李鸿章为主线,全面直观淮军在“千年未有之变局”的社会大动荡中浮沉跌宕。一支军队的兴衰沉浮,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苦难。对于热爱历史的读者来说,是不错的读物。   阎连科《炸裂志》 这部魔 […]

 『于继勇』露天电影

1
电视机没有普及之前,乡村的娱乐生活是单调而纯朴的,能让人兴奋起来的,除了娶亲就是露天电影了。 娶亲是整个村庄的节日,连续几天吃吃喝喝。手贱的单身狗,可以借着闹洞房的名义,对长相俊俏的新娘子趁机揩油。 村里的规矩,新婚三天无大小,不分辈份,谁都可以“乱”一下新娘子。乱的意思是,就是逗趣或者推推搡搡一下,一般并不过分。谁不喜欢长相漂亮的女人呢? 娶亲要定响班子,喜庆的唢呐呜啦呜啦的吹两 […]

 『于继勇』画里也藏人生况味

1
画画,和文字一样,更多时候关注的是作者的内心。每个画过老迈山川,画过凄风冷雨,画过小桥流水的人,其实,也在画他们自已。苍老或喜悦,都是人生况味。 […]

 『于继勇』在耳街散步与遐想

1
虽然巢湖到合肥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很惭愧,在2017年最后一天之前,我还没有认真的在这个小城里散步,没有寻访过她悠久的历史。 近二十年来,随着巢湖右岸含山凌家滩文化遗址的发掘,一段5000年前的文明,渐渐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出土文物证明凌家滩曾是古代的繁华城市,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端地之一,它把中国历史又向前推进很远。 古巢国,像一个秘,隐藏在800多平公里的土地上。直到今天,陷巢湖涨庐州的传说, […]

 『于继勇』枭雄出乡关

1
  公元1862年,安庆。 天刚亮,6500名淮军将士已列队完毕,整装待发。 39岁的李鸿章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将作为统帅,带领这支组建刚刚两个月的军队,去增援被太平军围困成孤岛的上海。 对于摩拳擦掌的将士来说,上海是一场前途未卜的赌局,他们能押上的赌注,只有自己的生命。 迎接他们的第一个挑战,是要秘密通过长江两岸由太平军重重把守的南京,如果事情败露,他们将沉尸江底。 这支以“淮”字 […]